怎样提高英语阅读?

2019-01-23 10:53:33

1. 怎样提高英语阅读? 原创 2017-10-05 薛涌 薛涌说

2. “薛老师,我妈让我跟你学托福。”

3. 这是我经常收到的请求,简直哭笑不得。什么叫“学托福”?怎么是“我妈让我跟你学”?你自己有想法吗?

4. 中国学生把整个青春奉献给勾题,考分挺高,却学不会英语。即使申请到中意的大学,出去后也往往学挂了。中国留学生的苦境,也被美国媒体反复报道。所以,最近在答复一位家长的问题时我强调:

5. 我一向反对孩子学雅思、托福、SAT。要忘掉所有考试,专心致志学英语。英语好了,选择一个考试,考前刷两个月题足以。你是在学英语,不是在学考试。还有这样的笑话。有几个学生,准备留英,后来看美国大学也不错。我说:为什么不申请美国大学?他们说:没有托福和SAT。我说:那就考呀。他们说:“哎呀,我们一直学的是雅思,不是托福和SAT”。好像托福和SAT都是另外一种语言。

6. 这种学生,纯属考试把脑子烤坏了。怎么适应大学学业?我另外一个学生,托福SAT都不错,进了威斯康星麦迪逊。但一进校,校方要国际学生考试,考文章阅读,然后是缩写。过去的考试从没有过这种形式。一路学考试,怎么应付呢?大学里的每一门课,都不是考试能给你准备好的。需要准备的,是读懂书。另外,我这些专心致志学阅读的学生,没听说谁考试吃亏呀。恰恰相反,很多人突然发现自己分数提高很多。还来问:我没有准备考试,怎么突然分数高了?我说:你英语水平高了,分数当然高了!现在大家的脑子里,貌似英语和考试是两回事。

7. 我的阅读教程展开了好几年,已经小有影响。当初我声言:不管考试,绝不搞应试,并要求学生忘掉考试,专心致志地读书。这套理念,被越来越多的同学和家长接受,在中国这种教育环境中,也算是不容易了。

8. 老实说,虽然我在美留学、教书二十多年,其实自己的英文阅读问题就很多。学无止境。教书的好处,就是逼着自己面对习惯性忽略的细节,多少年似懂非懂的东西,一教书很快就搞明白了。这还是要感谢很多优异的学生。他们教了我很多,包括很基本的东西。我对学生,也是这样要求:一定要抠字句,一个字一个字的翻译,每个字都要落实,不要重复我过去那些漫不经心的错误。翻译,是落实这一原则的手段,其实也是非常经典的训练。在中西传统教育中莫不如此。关于这一点,后面会再次讨论。

9. 但是,读书并不仅仅是字句,学知识才是最根本的目的。所以,我对学生提出另外一个要求:除了微观的细节外,除了一个be动词的省略用法外,文章的大意、结构和文脉要有把握,要了解其基本观点和论证方式,并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。这就是所谓批判性思维的训练。这方面,现在的学生做得还远远不够。我的引导也有所不足,正在探求不断改进之中。如今在这方面要求学生们作的第一步,就是文章翻译完、字句的障碍扫清后,要全文阅读一遍。

10. 这是很简单、很基本的要求。但是,许多同学做不到。这步不迈,下一步就很难走。为什么这第一步这么难?恐怕我们还要挖一挖应试教育所塑造的学习态度。

11. 我开办阅读课程,首先是希望把同学们从刷题陷阱中拉出来。我们九十年代初留美学英语时,培训公司的老师就说:上我的班,掌握诀窍,你英文读不懂都能把题勾对。我没有信。就是拿着能找到的英文杂志(多是过期的《时代》和《新闻周刊》)死攻阅读。到美国后,发现虽然开始适应困难,但很快如鱼得水。而那些读不懂能勾对题的,好多都学挂了。当时就有教授指责中国学生做假。我告诉她那真是冤枉:人家没有做假,是中国培训公司的训练你做梦也想不到。

12. 我门下现在有许多学生,就在那里一个字一个字地翻译,透彻理解原意。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。但是,抠字句,要进得去,还要出得来。否则就会落入“只见树木不见森林”的陷阱。记得我1983年北大毕业进入《北京晚报》当编辑,那还是铅字排印的时代。我们当编辑的把文章上版,打印出清样,然后送到校对科请专职的校对查捡错别字。当时的好校对,是报社的重要财富,印出来的报纸错误率是多少,主要看他们的本事。由此也留下很多超级校对的传奇。比如,一个老校对,工作滴水不漏,一遍读完,能把编辑几次看不出来的错误都找出来。但是,他校对完一篇文章,你问他这篇文章讲什么的,他一点也不知道。他的心思完全在字句上。

13. 这种事情,被当作职业风范的佳话传送。但是,读书不是校对,是一个思想过程。我一再鼓励学生们抠字句,但不希望他们陷入这种“校对症”。毕竟,一个三四行的长句子,生词七八个,全查出来后,意思还是不懂,要把这种复杂句拆开,理清主句从句,然后重新“组装”起来。经过这么一个过程,终于征服了超难的长句,成就感很大,同时也精疲力尽,再无精力想其他问题。如果这么一句一句把一篇长文攻下来,最终确实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:每个字都懂了,每个句子都分析清楚了,但文章的思想是什么,依然懵懵懂懂。

14. 怎么解决这样的问题?就是双重阅读法:第一遍抠字句,第二遍通读原文,把心思放在内容上。根据心理学、生理学的常识,人所承受的压力是有限的。比如,你在跑马拉松时,为了对付这种超强的压力,身体器官的非相关功能往往处于半关闭状态,使所以资源都被调集用于这个特别的挑战。学英语也是如此。如果文章太难,字句很难懂,你的心思就全在词汇和句子结构上,其他事情很少想。但是,经过第一遍抠字句,语言障碍扫除,再读文章则几乎和母语的人读文章一样,可以在没有过多语言压力的情况下体会其中的思想。

15. 这第二遍阅读,在我们的课程里还没有训练。最近比较有紧迫感,希望慢慢发展出一套有效的方法,帮助学生把握文章的结构、大意,同时培养“问题性“或”问题意识“,即针对阅读要旨提出相关的问题。其实,这些面向,SATACT等标考中都涉及。我反对应试,但不反对考试。特别是SATACT,经过几十年的研究、实践,其实还是非常有效的。这些考试所检测的,其实就是大学里必须面对的东西:你是否能在文字层面读懂书?是否在思想层面能够带着问题读书?美国这种考试,就这么实用。你真考好了,应该很有信心地读美本。这些考试的最大问题,是被应试给破解了:大家刷题刷得分数爆表,却没有真实的英语阅读能力。设计再好的考试,也经受不住这么多人全身心的算计。

16. 但是,老老实实的阅读训练,帮助你对付这些考试,同时让你的成绩反映你的阅读水平,大致能够预测你进大学后的表现。我们的第一遍阅读训练,深究字句,保证扫清语言障碍。这是阅读之本。第二遍阅读的教程在发展中,旨在帮助同学们把握文章的框架结构,同时学会问真正有意义的问题。这需要一定的知识背景,也需要相当的思想训练,是这个课程的难度所在。比如,我们习惯读美国媒体文章的人,在阅读过程中脑子里往往能自然浮现出各种问题。这些问题,成为阅读的线索,接着读下去,发现能找到不少答案。有的则找不到,你会存在脑子中,在读其他相关文章时继续问。SATACT的有些阅读,后面有关于文章大意的问题。如果你在阅读开始时就能生成这些问题,看到这些问题时就正中下怀:这正是我要问的!因为你是带着这些问题读的,对相关的内容就特别警觉,容易抓住文章要旨,回答后面的问题也就易如反掌。

17. 这些训练,不是通过应试技巧达到,而是通过自然阅读达到。通过自然阅读达到,这种阅读能力就真正变成了你的“学养“,将预测你在大学乃至研究院的成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