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子宏生命日记(903)

2019-01-23 11:26:12

胡子宏生命日记(903

我与同学对骂:你管不住孩子玩手机,编造这些寒假计划管屁用

(一)

昨天,我在微信上,跟两个人骂了两场:一场是大骂,一场是小骂。

大骂的是初中同班同学,十足的亲同学。小骂的是陌生人,也是孩他妈,具体是谁,不知道。

两人不同的特点是,我同学小芳生的是儿子,陌生人妈妈生的是闺女。

两人的第一个相同点是,她们的孩子都处于小升初阶段,都被本地的学校录取,但是得陇望蜀,都向往市区的初中。

两人的第二个相同点是,她们都为孩子制定了周密的计划,想让孩子寒假大干一场,在成绩上来个突破,力争考上名校的初中。

两人的第三个相同点是,她们的儿女都有一个不良习惯,每天都要玩手机,男孩喜欢王者荣耀,女孩不玩游戏,她要看抖音。

我跟两个人的对骂,就是源于第三个相同点:玩手机。我一提孩子玩手机就来气,说话也就不客气。

每一个妈妈都有发自内心的护犊心理,听到我用“恶毒”的语音,讥讽人家纵容孩子玩手机,自然怒不可遏,于是就这样骂起来了。

挺好玩,挺有趣,我也非常来气。后来,我扇了自己一耳光,你这个老胡,吃饱了撑的,人家孩子玩手机,碍你屁事。

想了想,我又扇了自己一耳光,我这个老胡,不管是谁的孩子,只要玩手机游戏,只要他家孩子玩手机,我就要坚决制止。

两个耳光,都是非常轻微地扇,放心吧,我自己扇自己,不会疼。我这张老脸,虽然沾染着病态,但是我一直在认真地保养。

(二)

我的初中同学好看又漂亮,姑且称她为小芳。如今已是徐娘半老,但风韵犹存。

当年在初中,我情窦未开,对她没有感觉,等有感觉的时候,我早已上了高中,潜心学习了。我考上大学后,小芳就考虑嫁人了。我大学毕业后,小芳的儿子就会走路了。

200610月份,我家小儿子胡小鸿出生。春节时回家,我见到小芳,小芳的肚子也大起来了。天啊,她的大儿子都十六岁了,她竟然又怀孕了。后来得知,她又生了个小子。

我得病前,我们初中同学相约在县城某饭店,来了场聚会。小芳带着小儿子前往。同学们吃饭喝酒聊天时,我惊讶地发现,小芳的儿子在玩手机游戏。

彼时,小芳的儿子正上三年级,已经把手机玩得很溜。小家伙玩得很嗨,专心致志,目不转睛。我忍不住对小芳说,在我家,小子看一眼手机都不允许,如果你家孩子在我家玩手机,我肯定会对他说一个字:滚。

小芳不高兴了,老胡,你有能耐啊,你教子有方啊,我最讨厌男人的臭规矩了,孩子玩玩手机,说不定能开发智慧呢。

我呵呵地笑了,然后跟其他同学碰杯。喝了两杯后,笑眯眯地对小芳说,骑驴看唱本,走着瞧,你管不住孩子玩手机,早晚会生大气。

(三)

昨天上午,我正在写公号文章,小芳在微信上联系我了。她的小儿子比我家小儿子小一岁,眼下面临着小升初。

她说,老胡,我家二小要小升初,你一定要帮帮忙,最好去衡水的初中,要不,就去邢台的初中,精英,育才,一中都行,再就是,7中,三中或者金华的实验班也很好吧,我家大儿子都成家了,我去邢台陪读都可以。

嘿,这娘们,仗着是亲同学,提起要求来这么无礼。我家儿子小升初都费了一番脑筋,你跟我不是亲戚,日常不来往,感情也不贴近,我凭什么给你跑腿费劲?

我问小芳,你家孩子日常成绩怎么样啊?小芳说,平时还行,做啥题都会,就是一考试就扣分,在班里就是个中游成绩。

我有些发笑,心想,这个傻娘们,孩子这个成绩,凭什么托我把他送到你想去的中学啊?

我告诉小芳,你家孩子这个成绩,根本考不进去啊,你的户口不搭边,又没有好成绩,让我拿什么说话?

小芳着急了,老胡,你不是认识那么多校长吗?

我说是啊,上面的初中,大部分校长我都认识,但是你得有成绩啊,要么孩子来考个高分,要么你拿出几张金牌证书或者年级前几名的奖状。

小芳问,前几天你还力挺高云洪呢,你给他说说,进一中初中部不行吗?

我着急了,呸,我家儿子如果是这种成绩,我都没脸求高云洪,你的儿子这种破成绩,也让我求高云洪,你这不是让我丢人吗?

我问小芳,你家孩子肯定还在玩手机吧?还玩王者荣耀吧?当你把一部智能手机交给他的时候,我就知道,他的成绩就不会好,他的作业卷面肯定不干净,他的考试肯定经常粗心。

这时候,手机响了,小芳把电话打过来了,絮絮叨叨地说好话求我。她说,俺家二小最大的毛病就是玩手机,到爷爷奶奶家,到姥姥家,到大舅家,都是先给别人要手机,三下五除二,就能下载一个游戏。

我问,前两年我们同学聚会时,你跟我吵架,觉得孩子聪明,现在好了,孩子确实聪明,只是把聪明放在了玩手机上了,孩子孩子个头比你还高,你终于管不住了。

(四)

我和小芳的冲突终于开始了。小芳说,老胡,我们好歹是多年的同学了,这个忙,你帮不帮吧?

我说,帮不了啊,我算老几啊,考试无言,分数说话,没有好成绩,你让我找谁去?我病体泱泱,脱离社会都两三年了,你让我把一个成绩不好的孩子,送到人家校长的实验班,你这不是让我丢人败兴吗?

小芳说,我早已定好计划了,寒假我一定要带着孩子刻苦学习,上一个奥数冲刺班,再恶补语文课外阅读,还准备报一个英语班。年后还有很多次招生考试,你给推荐一下。

我说,可以推荐啊,可是,你管得住孩子玩手机吗?你的所有的计划,都会被孩子玩手机打乱。

小芳说,老胡,你放心,我和他爸爸一定严格要求他,每天顶多玩半个小时手机,其他时间都用来学习。

我一下子怒不可遏,他妈的,慈母多败儿,你就是管不住孩子。你既然不让玩手机,那就不许他碰手机,一秒钟都不行,你允许他每天玩半个小时,他就会玩一个小时。你不注意,他会玩俩小时。

电话那端,小芳可怜巴巴地说,老胡,你说怎么办啊?大儿子玩手机,现在好歹他爸爸给办了个合同工,小儿子又玩手机,老公不管,我又管不住。

我恶狠狠地说,真够怂的,连孩子玩手机都没有勇气管住,你好意思让我去求人家校长吗?学校不是我家的,即便我是校长,我也不稀罕你家孩子。

小芳那边开骂了,胡子宏,你真不是玩意,这点忙都不给忙。

我也开骂了,滚蛋吧,你们家那种孩子,到了学校也得惹乱子,别烦我,忙着呢。

(五)

我挂断了小芳的电话,小芳没有再打过来。后来,我在微信上招呼她,她把我拉进了黑名单。

我长叹一声,心里似乎想憋着一团火。TMD,这种气真是生得窝囊。即便是亲同学,小芳哪能用这种口气,强行让人帮忙呢?

到了晚上,我跟小芳的对骂之怒刚刚在心里消释,孰料,无意中,我跟一位家长聊了几句,彼此又“对骂”了一回。

我忘记这位家长是怎么认识的了。在微信上,她咨询我对孩子的寒假安排。因为同样面临小升初,她希望自家孩子考衡实,或者衡二志臻。她的计划是,让孩子做几套“衡水真卷”,春节后把她送到校外辅导班,花几千元,培训十天左右。

我同意她的安排,觉得这样的安排很有道理。哪知道,接着,这位家长的一句话又让我们的聊天产生了冲突。

这位家长说,胡老师,我的女儿很聪明,可就是学习不用心,现在她每天都要玩手机,我屡禁不止,每次都拗不过她。前几天,孩子撒泼使性子,我只好给她买了部华为手机。你说,怎么才能管住孩子玩手机呢?不让她玩手机,她就赌气不写作业啊。

我的怒火,一下子在胸膛点燃了。我很干脆地说,恭喜你,你可以放弃你家孩子的学习了。她将来就是打工的命,如果这个时候,她还沉溺于玩手机,这就是一个妈妈家教的失败。

对方也着急了,胡老师,我是尊重你,才找你请教的。你以为你家孩子多聪明吗,我家孩子比你家孩子一点都不差,你信口雌黄地指责我,你有什么了不起?

我很干脆地说,一个孩子的聪明,不是表现在他的反应有多么灵敏,而是看他是不是管得住自己,是不是有一种积极向上的学习态度。你连自己家孩子玩手机都管不住,单靠眼下的成绩,凭什么冲破应试关?

我斥责那位妈妈,你让她做“衡水真卷”她就会做吗?你让她去上十天的辅导班,她就真的去上吗?她心里惦记的不是学习,而是玩手机。

我告诉那位妈妈,所谓的人生哲理,你懂,你家孩子也懂,可是,你管不住孩子,孩子管不住自己,可你们内心都盼望着美好的未来。懂道理而不自律、不坚持、不刻苦,这不是贱命,又是什么呢?

说完上面的话,我就随时删除了那位家长的微信。

(六)

实际上,我跟我的亲同学,不会产生仇恨,30多年的同学,吵一次,骂一次,都不会把多年的交情冲淡。不过,她家儿子的那种成绩,我真的帮不了忙。

实际上,我删除那位家长的微信,也对她没有任何的愤怒和厌恶。我只是希望,自己吐露的那些貌似失礼的话语,能让她警醒——管不住孩子玩手机,孩子摆脱不了玩手机的诱惑,所谓的成才和名校,只能是水中月、镜中花。

寒假即将来临,我家小儿子肯定不会玩手机,一是他的意识里不会产生玩手机游戏的念头,二是,他肯定知道,如果爸爸发现他玩手机,等待他的是什么。

如果小儿子需要上网课,那么,我必须守在他身边,网课之外,如果不经爸爸的同意,不许接触手机上的任何信息。

如果他要上辅导班,我会交给他一部没有手机游戏的老年手机,同时告诫他,不许玩手机,否则,爸爸就会发怒。

上面的两个故事,就在生活中真实地发生着。我的同学和微信好友,没有必要对号入座,即便是小芳真的读到了这篇文章,也不用大动肝火。我也希望那位家长,尽量争取管住孩子玩手机,如果管不住,那就不要对孩子提供过于严格的要求,免得孩子发生极端事件。

希望各位粉丝记住我的两句话,一句话是,当你把一部智能手机交给年幼的孩子时,肯定,若干年后,这部智能手机会给孩子的学业、你的家庭,带来无尽的烦恼。

另外一句话是,寒假里,如果你想让孩子实现所谓的“弯道超车”,请记住,绝对不会让孩子手里握一部手机,绝对不要容忍孩子拿手机来消遣。

每一个孩子,此刻手握的智能手机,都是他学业和成长中的定时炸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