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,让我们努力,一起打造好家庭的脸面

2019-01-23 11:12:46

孩子,让我们努力,一起打造好家庭的脸面

(一)

人有脸,树有皮。俗语道,前三十年看父敬子,后三十年看子敬父。所谓的尊敬,其实就是孩子和父母的脸面。

我年轻的时候,听过市领导一句语重心长的嘱咐:人生最痛苦的其实不是贫穷困苦,而是别人给自己的歧视。

这种歧视,有的是别人强加给自己的,有的则是自己内心的脆弱。领导的话,对我的启迪是:人生在世,总得做出些成绩,去赢得别人的尊重。

你不可能赢得全部人的尊重,但是,至少要赢得哪怕是几个人的尊重。这种尊重就是脸面。这种尊重,首先要来自身边的亲人,尤其是子女。

因此,我对我家的俩儿子说,爸爸经过多年的努力,我给你们每人准备了两套婚房,这就是爸爸的脸面。

及至今日,我患癌两年,我依然在折腾,在写微信公众号,在激励俩孩子刻苦学习。人生虽是残年,但我在竭力地留下些物质或精神的财富,让孩子和自己,拥有些值得尊重的脸面。

当然,人生的打击依然会有,就像有人会埋汰我有怎样怎样的毛病,难怪会得了癌症。此时,我毋须怨天尤人,自己能做出成绩,自己对生命的希望不抛弃不放弃,这就是自己的脸面。

有了成绩,别人的歧视就会苍白无力。此时,脸面是自己给自己的。

(二)

对一个家庭和父母而言,最大的脸面,无疑就是对下一代的培养上。

十几年来,我对孩子们的课业一直严格要求。有些人斥责我——你不懂得教育规律;教育应该回归它的本真;你太残忍了,把孩子的成绩当成自己的脸面。

还有人斥怒怼我——你自己混得失败,把理想强加给孩子身上。这样听着,孩子的成绩,一旦成为父母的脸面,就是一种罪过。

有什么错吗?别人对自己的尊重,其实基本上要显示在对自己的羡慕上。如果我们不知道羡慕别人,不懂得用成果打造自己的脸面,那人生还有什么价值呢?

上世纪80年代初,某个傍晚,我初中放学后在大街上走,看到邻村的老头推着自行车停留在我们街头。那几天,高考发榜,他的二孙子考上了大学。在此之前两年,他的大孙子也考上大学。

我分明记得,老头子在众人的羡慕声中,轻描淡写地谈及孙子的成功。现在想来,那就是一种极为幸福的得意。两个孙子考上大学,为他人生的最后时光,添足了脸面。

一个家族的门庭,都是要靠孩子的成长来增加荣耀的。否则,家庭的长辈靠什么在偌多的晚辈面前赢得尊重?

我想起,1986年那个炎热的夏天,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寄到我家,家里开始拥挤着看稀罕的乡亲。

大学录取通知书是手写的,笔迹流畅而娟秀。入了大学,才知道录取我的,是教我美学的女老师。从那个夏季开始,我就成为了父亲的脸面。

乡间的活计无疑是劳累的,父母忙累时,有人开玩笑:让孩子考出去,自己在家吃累,简直就是绝户。父亲笑嘻嘻回答:有这样一个孩子,跟没有这样一个孩子,总归是不一样的。

(三)

我经常想,父亲从他40岁的那个夏季开始,他的脸面已经发生了质变。从他懂事起,地主成分沉甸甸地压迫着他,令他的心灵沉重而自卑。我是他的儿子,我给他赚足了脸面。

那个夏天开始,不再有人对他吆五喝六,不再有人歧视他。他依旧穿着脏兮兮的大裤衩,微笑的时候,脸上绽放着寻常的皱纹,但他在汗滴禾下土时,在众人的眼光里,他的脸面已经不再寻常。

在我进入城市之后,并没有显赫的作为让我心满意足。很多期望像泡沫一样经不起阳光的炙烤,我觉得很没脸面,于是,我像父亲那样,要把儿子的成长视为我的脸面。

很多的时刻,我会见到大儿子放学回家,放下书包就写作业。小学的时候,他自作主张地在楼下石板上趴着写作业,然后等我一起回家。幸运的是,我开了不少次学校的家长会,这之前,小子都取得很好的成绩,令我这个父亲,增加了欣慰的脸面。

7年前,大儿子中考分数很低,我老爹若无其事地说,唉,别给孩子增加压力了,当年你中考也是考砸了啊。我说,是啊,我考砸,你没脸面,我儿子考砸,我也没脸面。

当时,我对父亲说,我们做一件事,辛辛苦苦多少年,如果失败了还若无其事,那还要什么尊严?无论大人还是孩子,如果活着没有目标,那人生有什么意义?

我一个同学,儿子高考在他们所在的省居前十,被北大录取。我们俩QQ上闲扯的时候,对方就洋洋自得地自称“北大之父”。只有像我这样同样期待孩子成长的父亲,才能对“北大之父”的得意,持以强烈的共鸣。

实际上,孩子上北大与上技校,从生活上讲,不会遭受任何的歧视,但脸面上的感觉,绝对是不一样的。再就是,N年之后,孩子给父母带来的回报,也是存在巨大的落差。

(四)

有时候,不管是谁,不会任何事儿都会为自己赚足脸面。此时,那就丢弃自己的虚荣,用努力的态度,为人生加上无怨无悔的砝码。

对,脸面还是自己给的。我不能辉煌到无比荣耀,那就拼搏到无能为力。我们一方面会尊重那些事业的成功者,另一方面,还会尊重那些含辛茹苦的打拼者。

当你慢慢地衰老,孩子就成为家庭的顶梁柱。此时,你的身心安危,都基于孩子的能力。孩子就是父母老年的遮阳伞,是父母残年时的营养剂,是父母延年益寿的保障。把孩子的成长,视为自己的脸面,哪里有过错呢?

给孩子留下万贯家财,是自己和孩子的脸面。如果不能积累家产,那就把孩子的成绩,视为家庭幸福的脸面。这一生,总得做出些什么,让自己聊以自慰,这样才有自己的脸面。

眼下,我家俩儿子的成绩都不突出,似乎都处于人生成长中的某个瓶颈期,我对他们的要求是,如果你没有足够的成绩来装扮自己的脸面,那就要用虔诚的奋斗,去为自己的未来赢得脸面。

孩子,让我们努力,一起描绘好家庭的脸面。让我们告诉孩子,脸面不是虚荣心,而是赢得所在圈层的尊重。每个人都需要脸面来赢得尊重的。这个脸面就是成绩,就是上进心,就是朝气蓬勃的精神风貌。

我坚信,一个家长把孩子的成绩和成长视为脸面,绝对不是虚荣,而是在对孩子的未来,竭尽全力地投入爱和希望。